記者近日在冀魯豫部分農村地區調研,許多農民反映,當地結婚費用居高不下。動輒幾十萬元的天價花費成為不少農村家庭的沉重負擔,部分農民直呼“娶不起”,有些家庭甚至因婚致貧。(3月30日《半月談》)
  一個本來過上好日子的家庭,就因為不能免俗地大操大辦兒女婚事,最終因婚致貧,這是地地道道的“昏事”。可是,為了延續香火,為了兒女婚事,明知道是“昏事”,很多家庭也只能閉著眼睛往前走,撞了南牆也不回頭。這與其說是風俗,不如說是陋習。
  其實何止是農村,在城市也一樣。城市也並不都是有錢人,雖有酒肉朱門,也有井底人群,大部分還是普通市民,何況有錢人也未必節儉和文明。
  不能否認,隨著經濟的持續增長,人們手裡有了倆錢兒,於是燒包也攀比奢靡起來,一些地方的結婚花費水漲船高,彩禮的花樣不斷翻新。比如山東菏澤:少的四萬四,一般的六萬八,更多的是“三斤三”——用秤稱出三斤三兩百元大鈔,約合人民幣13.6萬元。最新的版本是,已經出現了“萬紫千紅”!一萬張五元的(五元紙幣是紫色的),一千張100的(大紅版)。當然,“三金”(項鏈、戒指、耳環)自是題中應有之義!
  婚禮為什麼要大操大辦?說起來是風俗,做起來卻“三俗”:一是觀念陋俗,結婚乃一輩子的大事,應該排排場場風風光光辦一回,甚至說不如此便白活了;二是競奢之俗,你家大操大辦,咱也不能小操小辦,讓人看扁;三是斂財之俗,沒錢的想借眾人拾柴火焰高,隨了份子的更想乘機回收,尤其是有些小小公權力者如董超薛霸之流,更是藉機尋租,樂此不疲。
  婚禮競奢,錶面看是風俗問題,實際卻是民生和社保焦慮。尤其在農村,一方面,一些家庭心存晚年之虞,不想讓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女兒真正成為“賠錢貨”,想一次性借嫁“回本兒”;一方面,因為貧困,一些小伙子根本就討不上媳婦,無奈,最終靠東拼西湊甚至四處舉債娶親,有的淪為買賣婚姻。
  不管怎麼說,婚禮大操大辦,也是奢靡之風,把美好的事情商品化、庸俗化、銅臭味兒,有百害而無一利。易俗“娶不起”,也需“反奢靡”,更需要藉著中央反對“四風”的東風,加以引導和糾正。
  首先是管住黨員幹部,沿用反“四風”標準,一旦違反,拿黨紀政紀說事兒;其次是倡導文明婚禮,政府不僅提倡還要主辦集體婚禮,對於競奢婚禮,號召大家抵制,對於買賣婚姻,還要依法打擊;第三需要新風給力,大力弘揚諸如三輪車、馬拉車、自行車乃至小推車等各種民間創意婚禮,使之熱鬧而不奢靡,歡樂且有意義。
  如此多管齊下,兩手齊抓,像中央反“四風”一樣不走過場,婚禮奢靡之風一定會潮退潮落,回歸文明和理性。(韓睿)  (原標題:莫讓婚事成“昏事”)
創作者介紹

ROMAN

vn85vnop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