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大病保險,醫療費更襯衫有了著落”
  18歲的朱徐斌是潛山縣餘井鎮松嶺村人,由於出現鼻出血癥狀,11月5日被緊急送往縣醫院。因病情危急,隨即被轉送至安醫大一附院。 “當天,醫生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幾天后,被確診為白血病。 ”12月24日上午,孩子父親徐興國痛不欲生地向記者講述著不幸,“孩子正讀高三,成績名列前茅,人又懂事,一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怎麼就得了這個病呢?從11月5日到12月16日,共住院37天,醫療費整整花了11萬。當時我只帶了東拼西湊的一萬元。 ”對於新農合最後能報多少,徐興國“心裡一點也沒底”。關於醫葯費的忐忑,一直持續到出院那天。“報銷了6.6萬元,除了基本補償的5.1萬,大病保險還即時結報了1.5網路行銷萬! ”這個來自好政策的意外驚喜,讓全家人的心頭帶進一抹明亮:“孩子接下來還要化療,有了大病保險,就等於一大半的醫療費有了著落! ”
  今年9月,潛山縣啟動新農合大病保險。 “凡當年產生的住院費用,在享受基本補償後,個人累計合規自付費用超過usb起付線2萬元的,還可再分段享受相應比例的補償。 ”縣農合辦主任朱東孝介紹說,所有關於大病保險的政策信息,會通過短信平臺,第一時間發送到參合農民手機上,以提高補償透明度。截至11月底,全縣已有1574人次大病患者獲得補償,補償總金額530餘萬元,大病患者的實際補償比例提高了10%。
  “新農合大病保險在實施中,個人籌資部分的人均15元/年,由基金統籌解決。在沒有任何額外支出的情況下,通過合理的制度安排,讓醫保結餘資金的‘死錢’變成造福於百姓的‘活錢’,有效緩解了大病患者‘因病致貧、因代償病返貧’問題。 ”省農合辦負責人夏北海認為。目前,全省85個統籌地區中,除15個統籌地區因基金難以收支平衡等原因推遲至明年外,其他70個統籌地區已全部啟動大病保險,截至10月底,全省累計有2萬多人享受到補償。
  “加緊度過磨合期,讓利民的事兒蒸烤箱更便民”
  我省實施大病保險過程中,在定遠、潁上等11個試點縣引進商業保險作為承辦機構,其他59個非試點統籌地區由新農合機構自主開展,實行試點與非試點“雙戰線”同步推進。
  今年5月,定遠縣定城鎮東顧村村民管某因患肝癌,在上海一家醫院接受肝移植手術,醫療費共336849元,當時新農合基本補償了184442元。今年9月,定遠縣與國元農業保險公司簽訂新農合大病保險服務協議後,對當年度已報銷的患者進行重新梳理,從中確定符合補償政策的患者。由於管某的個人自付費用達到152407元,遠超2萬元的起付線,工作人員按規定對其進行了分段按比例補償核算。 “真是沒想到,大病保險又給報銷了68090元,這樣一來,我們的實際補償比例達到了75%。 ”提及這個意外的好消息,管某很感激:“過去得了大病,治不起就只有在家裡等死。現在有了好政策,我們心裡踏實了,治療的信心也更足了! ”截至10月底,定遠縣已有107人享受到大病保險的實惠,補償總金額124.75萬元。
  在懷寧縣,自高河鎮白馬村村民徐某獲得4476元大病保險補償款,成為全縣首位獲得大病保險補償的患者之後,全縣已對今年1月至9月大病保險啟動前的已報銷患者進行全面篩選,從中確定了814位大病患者。目前,相關承辦保險公司正在對相關材料進行審核,並陸續將補償金直接劃入患者個人賬戶。
  “委托保險機構辦理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幫助政府行政人員從繁雜事務性工作中解放出來,得以專心履行政策制定、籌資管理、指導監督、審計評估等職責,既降低了政府的行政成本,又充分發揮了商業保險機構的專業優勢,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醫保基金的保障作用。 ”省農合辦副調研員儲誠志說。針對採訪中發現的部分地方承辦保險公司審核理賠速度有待提高的現象,他認為:“經辦人員對業務的熟悉、信息系統的完善等都需要一個過程,但這不會影響參合農民最後享受補償待遇。經過一個必要的磨合期後,各地都將努力實現大病保險即時結報的目標。 ”
  “緊繃著弦兒,資金監管不敢有絲毫懈怠”
  寧國市西津街道居民李某因病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治療,醫療費用高達64萬元,在新農合基本住院補償20萬元後,又享受大病補償30萬元,成為全市今年首例達年度補償封頂額度的參合患者。
  歙縣坑口鄉方某因患大腦動脈瘤,今年醫療費累計達35.02萬元,在享受基本住院補償最高限額20萬元後,又獲大病保險補償6.39萬元。
  潛山縣源潭鎮友愛村潘某因患白血病,今年以來,醫療費累計達56.06萬元,在接受基本補償後,又享受大病保險補償17.24萬元。
  ……
  “省里方案對最高補償金額未作統一規定,由各地根據實際情況自行確定,多數地方為30萬元,但也有些地方為了讓農民能最大程度地享受保障,對此未做限制。 ”儲誠志說。比如在定遠縣,最高補償額並不封頂。 “通常農民患大病時,在治療手段和用藥種類上,一般都會突破現行報銷政策規定的範圍,大病保險以實際發生的合理醫療費為報銷標準,不受病種和用藥目錄的限制,當年度費用還可累計報銷,費用越高報銷比例越高,補償封頂線一般也都設置得較高,這對大病患者來說,是個利好。 ”在儲誠志看來,新農合大病保險是一個有力的“兜底”,使農民在大病風險中不至於孤立無援。
  在無新增財政投入和個人籌資的情況下,讓百姓受益的同時確保基金不透支,這對新農合而言,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隨著報銷比例的提高,基金結餘的比例也相應減少。截至2011年,全省新農合基金累計結餘38億元;2012年,基金幾乎沒有新結餘。在結餘有限的情況下實施大病保險,基金壓力不小。 ”夏北海坦言。
  嚴加監管,確保有限的基金合規合理地用在“刀刃”上,避免利好政策因缺少“硬約束”而“跑偏”,是我省實施大病保險以來的重點工作之一。“對於新農合而言,‘套合’、‘騙保’的風險原本就存在,引入商業保險機構後,資金監管壓力更大,我們始終緊繃著弦,不敢有絲毫懈怠。”夏北海說。(王慧慧)標簽:大病保險 居民醫保 新農合編輯:曹飛翔  (原標題:大病患者 壓力減了嗎?)
創作者介紹

ROMAN

vn85vnop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